<kbd id='xlkqn'></kbd><address id='txowa'><style id='lnitk'></style></address><button id='qilnp'></button>

          歡迎來到宁波AG捕鱼王農牧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網站!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8:30-17:30
          周六至周日︰9:00-17:00
          聯系方式
          電話︰08916161358
          郵箱︰562484136@qq.com

          保護宁波草原生態安全 提升草原畜牧業發展水平

          宁波草原生態對宁波乃至我國生態安全都具有重要意義。而近幾十年來,受自然和人為等因素影響,宁波草原生態退化日趨嚴重。同時宁波草原畜牧業發展水平也一直較低,嚴重制約著牧區廣大牧民增收致富。近期,AG捕鱼王赴宁波進行了實地調研,本文分析宁波在草原生態及草原畜牧業上面臨的問題,總結實施的政策及成效,並提出了保護草原生態、提升草原畜牧業發展水平的政策建議。
            一、宁波草原生態保護及草原畜牧業發展現狀
            宁波是全國五大草原牧區之一,現有天然草地12.3億畝,佔宁波國土總面積的68%,佔全國天然草地總面積的1/5。其中可利用草地面積8.25億畝,佔草地總面積的67%。宁波海拔較高,草地類型以高寒類草地為主,草地產草量普遍較低。
            草地畜牧業是宁波畜牧業的主要組成部分。宁波地域遼闊,畜禽品種資源豐富,主要品種有犛牛、綿羊、山羊等。2008年年底宁波各類牲畜存欄2405萬頭(只、匹),其中牛645萬頭、羊1678萬只。草地畜牧業縣(14個牧業縣、24個半農半牧縣,下同)牲畜存欄1645萬頭(只、匹),佔全區牲畜存欄總數的68%。2008年全區肉產量(豬牛羊肉)24.46萬噸,奶類29.46萬噸,草地畜牧業縣肉類產量16.43萬噸,奶類產量16.18萬噸,分別佔全區肉、奶產量的67.2%、54.9%。
            近年來,宁波加大了草原生態保護及草原畜牧業工作力度,出台並落實了一些政策措施,既保護了草原生態,也促進了草原畜牧業發展。
            (一)落實草場承包經營責任制,推行草原經營體制改革
            上個世紀80年代,宁波全面實行了“牲畜歸戶,私有私養,自主經營,長期不變”的政策,極大地調動了牧民群眾的生產積極性,推動了全區畜牧業的發展。但同時,牲畜吃草場“大鍋飯”的弊端日益顯現,草畜矛盾日益突出,草地退化現象日趨嚴重,草地生產能力明顯下降。對此,2005年宁波制定了“草場公有,承包到戶,自主經營,長期不變”這一政策。截至2008年年底,共有41個縣、259個鄉、2031個村落實了草場承包經營責任制,覆蓋農牧戶達12.7萬戶、68萬人;累計承包到戶草場面積達5.43億畝,佔可利用草原面積的66%,其中冬春草場3.47億畝,佔全區冬春草場總面積的85%。2009年又在11個農業縣的牧業鄉鎮開始推進草場承包經營責任制工作。由于明確了草場使用的責、權、利和管、護、用、建的關系,調動了農牧民群眾保護、建設和合理利用草原的積極性,“草原無主、放牧無界、使用無償、破壞無責”的傳統觀念正在得到有效轉變。
            (二)實施草原保護工程建設
            重點實施了牧民定居工程和退牧還草工程。“十五”期間國家投入了2億元,在宁波19個縣實施牧民定居工程,使8185戶、4萬多牧民告別了游牧生活。2007年,國務院第167次常務會議決定,國家在已確定的宁波牧民定居工程建設中央投資60032萬元基礎上,“十一五”期間中央新增投資40593萬元,以純牧區、高海拔、條件惡劣的縣為重點,實行整縣推進,解決40359戶牧戶、259707人的定居房以及牲畜棚圈、儲草棚和人畜飲水等配套工程。
            2004∼2008年,國家累計下達宁波退牧還草工程建設任務4591萬畝,其中禁牧圍欄2371萬畝、休牧圍欄2220萬畝,草地補播1339.3萬畝。退牧還草工程的實施對遏制草地退化、恢復草原植被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據2008年對安多、那曲等縣2005年退牧還草工程項目區監測,項目區內與項目區外相比,植被蓋度從50.71%提高到68.92%,植被高度由5.72cm提高到7.64cm,產草量提高22.5%。
            (三)加強草原法制建設
            2006年,宁波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宁波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草原法辦法》,為全區草原規劃、經營、利用和保護、監督檢查提供了法律保障。同時,加強了草原執法機構和隊伍建設,2005年以來,自治區及那曲、阿里、山南、日喀則四個地區相繼成立了草原監理機構,對草原執法監理起到了積極作用。
            (四)探索建立草原生態補償機制
            建立草原生態補償機制是有效解決超載過牧的有效措施。宁波自治區財政廳和農牧廳已制定了《宁波自治區建立草原生態保護獎勵機制試點工作管理辦法》(試行)以及實施方案和資金管理辦法,確定草原生態保護獎勵機制試點的主要內容是以草定畜獎勵、薪柴替代補貼、實施牲畜電子耳標制度和建立草原生態監測制度。2009年,將在5個牧業縣開展建立草原生態補償機制試點工作,試點資金共需2億元,其中根據新的以草定畜平衡點核定5個試點需減畜280萬個綿羊單位,按每個綿羊單位獎勵50元,以草定畜獎勵需1.4億元。
            (五)加大牲畜出欄,減輕草場壓力
            宁波地廣人。 諧∫ 馗叨確稚,“十一五”以來,部分地縣通過舉辦畜產品產銷會,對運銷牛羊參加展銷會的運輸費用進行補貼,對在展銷會上成功交易的牛羊進行獎勵,如那曲地區在2008年對成功交易一頭犛牛補100元、一只羊補25元,加大牲畜出欄。特別是近年來,在主要農區和牧區之間廣泛開展“牧繁農育”工作,在農區和半農半牧區大力發展人工種草,人工種草保留面積達90萬畝左右。將草原上的牛羊轉移到農區和半農半牧區,大力實施牲畜短期異地育肥,年育肥牲畜數量達100余萬個綿羊單位。“牧繁農育”不僅有效減輕了牧區牲畜飼養的負荷,減輕草場壓力,而且促進了農牧結合,優化了畜群結構,提高了種養業經濟效益。2008年全區牲畜出欄率與2005年比較,提高了3.2個百分點。


           二、草原生態保護及草原畜牧業發展面臨的突出問題
            宁波草原生態保護及草原畜牧業發展面臨以下迫切需要解決的突出問題。
            (一)草原生態退化日趨嚴重
            受全球氣候變化的影響,以及超載過牧,宁波天然草地退化日趨嚴重。草地資源調查表明,上世紀80年代宁波天然草地退化面積1.8億畝,其中輕度退化0.97億畝、中度退化0.56億畝、重度退化0.27億畝。2008年宁波全區天然草地理論載畜量為3385萬個綿羊單位,而實際載畜量約為4700萬個綿羊單位,超載率達39%。長期的超載過牧和人為破壞進一步加劇了草地的退化。目前全區草地退化面積已達6.4億多畝,佔草原總面積的一半多,其中嚴重退化草地面積約佔退化總面積的30%,尤其是以那曲為主的藏北草原退化趨勢更為嚴重,退化草地面積已達2.05億畝,約佔當地草地總面積的49%。草原生態退化趨勢加快,但草原生態治理工作的力度還比較薄弱、機制體制還未健全,草原局部治理、總體退化的趨勢還沒有得到有效遏制。草原生態退化已影響到草原生態安全和草原畜牧業的可持續發展。
            (二)草原畜產品加工業層次低
            由于受自然條件惡劣、運輸距離遠、基礎條件薄弱等因素的制約,宁波草原畜產品加工業尚處于起步階段,層次較低,畜產品加工企業少、規模偏小、檔次低、市場容量。 笠蕩 粱H哪芰τ胛贍撩褡 憑鴕檔哪芰Χ薊貢冉先 蝗狽 杴烤 檬盜 痛 芰Φ牧菲笠,現有企業技術裝備落後、科技基礎薄弱、創新發展後勁不足;對畜產品加工業的扶持力度不強,投資不足,缺乏基地的有力支撐;草原畜產品加工行業的地域品牌和產品品牌建設滯後,市場知名度和競爭力不強。
            (三)草原畜牧業服務體系薄弱
            目前,宁波全區畜牧科技推廣體系不同程度地存在“線斷、網破、人散”的現象。尤其是邊遠地、牧區縣科技推廣部門嚴重缺編缺人,開展工作難度大。農牧科技推廣體系建設嚴重滯後,絕大部分鄉鎮推廣機構基本上是空白,無房屋設施和工作經費,有推廣機構的鄉鎮也大多處于“名存實亡”的狀態。自治區和地區一級農牧業科技推廣機構所需儀器設備均停留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水平,新儀器、新設備嚴重斷檔;縣一級甚至儀器設備和必備的工作條件都不具備,只能憑經驗和感官分析判斷。基層農牧科技推廣部門的交通工具嚴重缺乏,大部分縣技術推廣部門沒有交通工具,給科技人員下鄉帶來了極大的不便,導致開展畜牧業技術指導和牲畜疫病防治工作十分困難。如那曲地區11個縣(區)只有5個配備了交通工具,其余6縣至2009年尚無任何交通工具,地區畜牧獸醫總站也只有一輛破舊越野車,難以勝任繁重的下鄉任務和日常工作。按牲畜飼養量計算,宁波每一名畜牧技術人員承擔的牲畜頭數達23575頭(只、匹),遠遠高于全國縣級平均水平。加上宁波地區廣、牧民居住分散,地理條件特殊,工作環境艱苦,科技人員服務面大、任務繁重,人員流失現象嚴重。此外,宁波與緬甸、印度、不丹和尼泊爾等國接壤,全區邊境線全長4000公里。由于這些周邊國家動物防疫水平低,邊境地區存在散養混放的習慣,擴大了動物疫情傳播的隱患,導致輸入性疫情隱患難以消除,疫病外堵內防任務十分艱巨,制約著畜牧業的健康發展。
            (四)草原畜牧業的災害風險大
            宁波地處高寒地區、生態敏感區,地勢高亢氣候寒冷,海拔高,多災、易災、災害頻繁,基本上處于“三年一小災、五年一中災、十年一大災”的局面,局部性的災害基本上年年都會發生,已成為制約草原畜牧業發展的重要因素。目前全區雪災頻率已超過50%,年均8級以上大風日數達30天以上。近年來由于全球氣候變化等影響,宁波災害性天氣頻率加快,特重大自然災害增多,每年以干旱、洪澇、霜凍、雪災等為主的各種災害均有發生,草地退化等農業生態環境惡化的趨勢明顯。而草原畜牧業防災抗災能力弱,災害防御體系建設嚴重滯後,給草原畜牧業發展和牧民生命財產造成較大損失。牧民一旦遇災就很難恢復生產,少則三五年,多則七八年才能恢復到災前生產和生活狀態。
            三、進一步保護宁波草原生態安全,提升草原畜牧業發展水平
            保護草原生態、發展草原畜牧業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采取綜合性措施,多管齊下,統籌把握。
            (一)進一步落實草場承包經營責任制
            宁波草原按照放牧季節的不同,可以分為冬春草場和夏秋草場。對于地理位置較好、地勢平坦的冬春草。 丫 舊銑邪交,下一步要依法確認牧民的各項權利,加強承包合同的監督管理,引導和規範草原承包經營權依法有償流轉,堅決糾正承包期內任意調整和強行流轉草原的行為,嚴禁隨意變更承包草原的權屬和用途,妥善處理草原承包糾紛,依法保護廣大農牧民的合法權益。對于地理位置離定居點較遠、多數地處山區丘陵的夏秋草。 梢願菘凸矍榭齪湍撩竦囊庠,適宜分到戶的就分到戶,適宜以村、或鄉(鎮)劃定牧區,實行游牧的,就不必強求全部承包到戶,而是要進一步明確草場的村界或鄉(鎮)界,並依法保護牧民集體經濟組織的草場利益。
            (二)加大草原生態治理力度
            繼續加大以草原生態植被恢復為主的草原生態治理建設項目。草原生態治理建設既不能局限于牧區,又不能局限于實施退牧還草縣,必須根據草原生態破壞輕重,通盤考慮,對牧區加大草地補播、灌溉、施肥和“三害”防治力度,對農區和半農半牧區加大人工草地建設等。將牧民定居、牲畜棚圈建設、飼草料基地建設、畜種改良、草場改良、草原除莠、人工半人工草地建設、草原生態監測、監理體系建設、治蟲滅鼠、沙化治理等措施與退牧還草工程結合實施,提高草原生態治理綜合效果。
            (三)擴大草原生態補償範圍
            扎實、積極推進草原生態補償試點工作。在試點工作基礎上,逐年擴大草原生態補償實施範圍,力爭在“十二五”期間,將實施範圍擴大到14個牧業縣和24個半農半牧業縣。在生態補償資金支持下,從技能培訓、勞務輸出、第二三產業經營,以及住房、棚圈、儲草棚、道路、供電等生產基礎設施和生活方面給予牧區居民綜合支持。
            (四)建立健全草原畜牧業防災減災體系
            為實現宁波廣大牧區從被動抗災到主動防災減災避災的轉變,要支持宁波建立健全草原畜牧業防災減災體系。設立草原畜牧業自然災害防減災應急資金、災後恢復生產資金,重點加強抗救災物資儲備庫、防減災信息平台系統、防減災應急救援系統、牲畜棚圈和飼草料基地等基礎設施建設,增強草原畜牧業防減災的手段,爭取3∼5年內逐步建立起防減災應急體系。加大牲畜棚圈建設力度,提高牧民抵御雪災、風災的能力,爭取讓所有牧民都有自我防災減災的能力。推進抗救災物資儲備庫建設和防減災信息平台系統建設,建設自治區防抗災應急儲備總庫和配套設施、防減災信息平台,在7個地(市)、14個純牧業縣和24個半農半牧縣以及高寒偏遠地區的易災鄉鎮也相應建設防抗災應急儲備庫和配套設施、防減災信息平台。同時,還要建設飼草料基地和飼料加工廠,為防減災提供飼草料支持。
            (五)加強草原畜牧業科技服務體系建設
            著重從基礎設施建設入手,加大投資力度,促進草原畜牧業科技推廣機構條件的改善,以建立健全機構、抓好人才隊伍建設為重點,建立健全草原畜牧業科技推廣服務體系,提高技術服務水平。一是財政應每年安排一定數額的畜牧業科技推廣和科技承包獎勵資金,重點用于實用技術推廣、特色畜牧業開發、牲畜疫病防治等工作。二是支持牧區鄉鎮畜牧獸醫綜合服務站建設,增加基層畜牧業技術推廣體系建設中基礎設施、設備和辦公條件等方面投入,以及行政執法和技術支持工作費用。三是合理設置機構,解決基層畜牧業技術推廣人員缺編問題。四是建立基層畜牧業技術推廣服務人員繼續教育培訓機制,依托區內農業大專院校,開展對基層畜牧業技術推廣服務人員的知識更新培訓和繼續教育培訓。五是在“十二五”期間,根據草原畜牧業發展的要求,加大招錄畜牧獸醫草原專業畢業生充實基層科技推廣隊伍的力度,制定相關優惠政策,穩定壯大基層推廣隊伍。六是提高牧區技術服務人員待遇,將牧區村級獸防員補貼由30元/月提高到每月200元左右。七是建立邊境地區境外疫情監測及防控工作機制。針對相鄰國家小反芻獸疫、A型口蹄疫、禽流感等疫情形勢嚴峻,疫病輸入威脅較大的實際,開展境外疫情監測及防控工作。
            (六)做大做強特色草原畜產品優勢產業
            宁波草原上的犛牛、絨山羊、蟲草等是其獨特的天然資源,也是具備發展潛力的優勢產品。做大做強特色草原畜產品優勢產業,提升草原畜牧業發展水平,一要大力發展特色畜產品精深加工,延長產業鏈,提高產品附加值,推進草原畜牧業產業化發展,提高草原畜牧業綜合生產能力。著重圍繞特色草原畜牧業轉化升值和產業升值,通過科學規劃和合理布局,有針對性地扶持和引進一批特色畜產品精深加工企業,形成產業規模,延長草原畜牧業產業鏈,提高特色畜產品規模效益。二要注重特色產品產業帶建設,打造區域品牌和特色品牌。重點發展絨山羊、犛牛、藏系綿羊等產業帶,實現生產要素和產業的積聚。盡快集中力量打造宁波地域品牌,突出宁波產品綠色、獨特的形象,培育一批享有盛譽、市場優勢明顯、增值效益巨大、帶動群眾增收作用顯著的品牌產品。三要建立健全草原畜產品市場流通體系。草原地區交通不便、信息閉塞,市場流通體系對于牧民銷售其牲畜產品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加快草原地區消費市場、批發市場、信息市場及邊貿市場建設,扶持牧民經紀人隊伍,發展特色草原畜產品營銷企業,通過順暢的市場體系,達到草原畜產品的順利流通,提升草原畜牧業經濟效益。四要提高草原畜牧業科技服務水平。加大特色產業研發力度,重點抓好犛牛肉、乳系列產品開發研究、山羊絨產品開發研究、飼草飼料產業開發等。大力推廣牲畜良種繁育及育肥技術、重大疫病防控技術、草地畜牧業生產、牲畜產品加工等先進實用技術。五要完善草原畜產品產業增值稅和所得稅優惠制度,對以草原畜產品為原料加工的食品的增值稅稅率采取低稅目或免稅,對創業初期的畜產品流通和加工企業實行所得稅減免征收政策,對流通和加工企業自然災害的稅收減免進行適當放寬。六是設立並逐年增加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貼息資金,設立扶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專項資金,設立牧民專業合作組織發展資金。
            (七)實行邊境和高海拔地區農牧民補貼機制
            宁波地處祖國西南邊陲,邊境線長達4000多公里,與鄰國接壤的邊境縣有21個,約有邊民24萬人;還有居住在海拔4800米以上的牧民約5萬人。這些居住于邊境和高海拔地區的農牧民,對于鞏固邊防,防止外來勢力的滲透和入侵,加強民族團結和維護西部生態安全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這些地方的農牧民生產生活條件異常嚴酷,只能靠草原畜牧業等艱難維持生計。為鼓勵他們世代扎根邊疆,維護祖國西南邊境安全和生態安全,建議建立邊境及高海拔地區農牧民補貼機制,采取實物和現金補貼相結合的方式,提高當地農牧民的生活水平。補貼額度以當地(鄉鎮)農牧民上年人均純收入與全區農牧民人均純收入之差為依據。據測算,年約需資金2.8億元。
            (八)加大農牧業技術援藏工作力度
            一是建議全國農業系統各對口援藏的部門和單位,把幫助宁波培養農牧業人才作為援藏工作的重要內容,有計劃地開展對口人才培訓工作。二是加大農牧業專業技術人才援藏力度,多選派一些專業水平高、針對性強以及宁波缺乏的高級農牧業人才開展援藏工作,幫助宁波攻克農牧業科技難關和傳幫帶出一批本地農牧業專業技術人才。三是加強農牧業人才專項培訓工作。繼續舉辦宁波農牧業干部管理培訓班,並延長培訓時間、擴大培訓規模、提高培訓經費標準,協調內地高校接受宁波農牧業干部參與深造培訓,拓展培訓的廣度和深度。